史料与知识    
加入我的最爱

成吉思汗三请丘处机
 
张忠堂
 
丘处机(1148—1227),字通密,自号长春子,后人称其为“长春真人”、“丘神仙’,兴携一蓑,又称“蓑衣先生”。19岁出家,拜师王重阳,为全真七子之一。他曾在北京白云观传道,在镇平县创建太极观,到内乡县石堂山普济宫修行(丘处机修真洞依然存在)。他光大了全真道,为龙门派的创始人。丘处机不仅仅是一位高道,更是一位情操高雅、满腹经纶、通晓古今的有志之士。

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政权。为了一统天下,成吉思汗发动了大规模的扩张战争。打天下容易治理天下难,成吉思汗决定选招贤能之人治理天下。他得知丘处机博古通今,才能超群,想招为国师。成吉思汗两次遣使召见丘处机,可是丘处机隐居山林,深入简出,避而不见。成吉思汗求贤若渴,不肯放弃。于1219年第三次派遣近侍臣刘仲禄备轻骑素车、携带手诏请丘处机出山,演绎了自三国以来又一个帝王虔诚躬迎,礼贤下士的故事。

成吉思汗不远千里三派朝臣请丘处机出山,丘处机终于被成吉思汗的诚意所打动。1220年,他审时度势决定西行拜见成吉思汗。丘处机率徒18人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西行到印度河上游成吉思汗行宫。成吉思汗大悦,设宴款待其师徒一行。丘处机向成吉思汗进言:若要统一天下,就要敬天爱民;若要长生久视,就要清心寡欲。成吉思汗对他的话很赞赏,感叹地说:“天赐仙翁,以悟朕志”。命左右记录下来,以此教育几个儿子,并赐予丘处机虎符和玺书。玺书内容就是现存于内乡县石堂山普济宫《成吉思皇帝赐丘神仙手诏碣》的碑文。后人评说丘处机有“一言止杀”之功。在行宫中,成吉思汗对丘处机尊礼备至,不唤其姓名,只称呼“神仙”,并命丘处机统管天下僧道,豁免道士赋税差役。他们虽为君臣,无纲常之礼,诚挚相见,肝胆相照,被后人传为佳话。

《成吉思皇帝赐丘神仙手诏碣》全文共406字。至大二年(1309年)四月石堂山普济宫道人们为不忘成吉思汗的皇恩,纪念丘神仙的功德,请邓州(当时内乡隶属邓州)石堂山石匠李进忠将此手诏刻于圆顶石碑上,以诏后人。碑高2米,宽0.63米,碑文行楷。手诏碑文如下:

天厌中原骄华太极之性,朕居北野嗜欲莫生之情,反朴还淳,去奢从俭。每一衣一食,与牛竖马圉共弊同餐。视民如赤子,养士若兄弟,谋素和,恩素畜。练万众以身人之先,临百阵无念我之后。七载之中成大业,六合之内为一统。非朕之行有德,盖金之政无恒,是以受天之佑,获承至尊。南连蛮宋,北接回纥,东夏西夷,悉称臣佐。念我单于国千载百世以来未之有也。然而任大守重,治平犹惧有缺。且夫刳舟剡楫,将欲济江河也;聘贤选佐,将以安天下也。朕践祚以来,勤心庶政,而三九之位未见其人。访问丘师先生体真履规,博物洽闻……知先生犹隐山东旧境,朕心仰怀无已。先生岂不闻渭水同车、茅庐三顾之事,奈何山川防阔,有失躬迎之礼。朕但迟位侧身,斋戒沐浴,选差近侍官刘仲禄,备轻骑素车,不远千里谨邀。先生仙步,不以沙漠悠远为念,或以忧民当世之务,或以恤朕保身之术。朕亲侍仙座,钦惟先生将咳唾之余,但授一言,斯可矣。今者,聊发朕之微意万一,明于诏章。诚望先生既著大道之端,要善无不应,亦岂违众生小愿哉!

故慈诏示,惟宜之悉。

御宝  

五月初一

手诏字里行间流露出成吉思汗对丘处机的赏识与仰慕,以及邀请丘处机出山辅佐帝业的虔虔诚意。

朝代更迭,历史变迁,《成吉思皇帝赐丘神仙手诏碣》依然立于石堂山山坳里,成为不朽的历史,记述着一段感人的故事。石堂山普济宫毁于20世纪中期。1976年石堂山普济宫被内乡县确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成吉思皇帝赐丘神仙手诏碣》历经690多个春秋,被完好地保存下来。

(作者单位:河南省内乡县民宗局)


回到页首

 
     
 
 本期内容

  2005年第2期封面
2005年第2期
 
 
 选择前期杂志

     请选择你所需要的期数:
    
    列出所有期数

     

Copyright © 2006 China Taois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