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载    
加入我的最爱

当代道教大师傅圆天
 
李豫川
 
自古有"言道者不可不知蜀,言蜀者尤不可不知道"之谓,自道教创立以来,四川道林人才辈出,群星璀璨,著名者如严君平、张道陵、范长生、李荣、王玄览、杜光庭、彭晓、陈清觉、张清夜、易心莹等人,均为卓越之杰。本文所叙述的傅圆天大师,也是当今一位出类拔萃的道教人物。

傅圆天大师俗名傅长林,生于民国十四年(1925)5月26日,四川省简阳县(现为简阳市)九龙乡人,卒于1997年7月3日。生前为全国政协常委、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学院院长、四川省政协常委、四川省道教协会会长、道教全真派第二十三代方丈大律师。

大师幼年体弱多病,家境贫苦,只上过短期小学,其父母均信奉道教。民国三十四年(1945),二十岁的傅长林因家中衣食艰难,乃遵从母命,投奔四川省灌县水磨乡(今属汶川县)黄龙观出家,拜张永平道长为师。黄龙观始建于明万历三年(1575),地处青城山北的大面山寿溪河畔,依山傍水,环境清幽,清代曾是著名的"青城十八景"之一。张永平道长青年时代曾在清末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1845-1911)所统率的巡防军当兵。他目睹清廷上下腐败,百姓水深火热,毅然脱离军界,来此远离尘嚣的道观静修,成为全真道丹台碧洞宗第十八代传人。他在诵经修炼之余,带领道众务农习医。年青的傅圆天就在这里,清修与劳作并重,伴着黄卷青灯,刻苦学习文化知识,精勤钻研教理教义,度过了十年时光。这期间,他曾担任黄龙观饭头八年。

1955年,鉴于青城山道士太少,政府乃从各地抽集一批道士来此充实,三十岁的傅圆天于是年秋辞别黄龙观,来到青城山常道观拜谒易心莹大师(1896--1976年,四川省遂宁市老池乡双河口人)。当时易心莹是全真道龙门派丹台碧洞宗第二十二代掌教师,作为四川道教领袖的他,见傅圆天淳朴忠厚,遂分派傅去上清宫任住持。

1959年9月,青城山实现人民公社化,灌县(今为都江堰市)政府划拨土地五十亩归青城山道众,将天师洞、上清宫等六个道观组合成一个生产队,由时任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的易心莹担任队长,傅圆天为副队长兼会计。他积极响应政府鼓励道教徒参加经济建设的号召,白天劳动,夜晚记帐,公正无私,克尽职守,深孚众望。

1962年,学识渊博的易心莹大师应邀去北京白云观为中国道教协会主办的"道教徒进修班"讲学,并担任《中国道教史》教研组组长,遂由傅圆天接任道教生产队队长。

1964年,三十九岁的傅圆天被推选为上清宫当家。

1966年,"文化大革命"浩劫聿始,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被粗暴践踏,各级道教协会均被迫停止活动,宫观受到冲击。傅圆天面对当时混乱复杂的局面,毅然将易心莹大师接到上清宫,亲自奉养。每日仍率道众参加生产劳动,并在易心莹大师的指导下,带领道众将宫观内名人楹联、匾额碑刻等,全部用纸糊上,再用"最高示"或"革命口号"覆盖,使这些珍贵文物得以保存下来,功不可没!事隔三十年后,1996年10月,傅圆天大师在回忆这段往事时说:"中国道教精神纯正,经得起风浪。那段时期宗教活动被迫停顿了,但我们心中的信仰仍然存在。人民不能公开信奉道教,但不少人暗地里仍然信奉,父传子,子传孙,不公开举行仪式,只对天朝拜。中国道教在历史上也经历过多次浩劫,但道统延续不绝。这一方面说明道教文化有其顽强的生命力,另一方面也说明国强则道兴,国家昌明则大道兴行。……1978年,全国只有二十多处道观较为完整。到1996年,全国已开放道教宫观近千处,住观道士近万人,另有散居各处的正一道士三万余人。……度过劫波,道教走向兴旺了。"

1979年12月12日,青城山道教协会成立,五十四岁的傅圆天被选为理事长(后改称会长)。当时全山只有二十二名道士,平均年龄近七十岁,人才匮乏,青黄不接。傅圆天决定礼请一批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住在外地的老道长如江至霖高功等,来青城山协理教务;并在中青年道士中选拔人才,大胆委以重任。到1985年底,全山道士已达四十八人,1993年更增至一百二十三人。人员结构趋于年轻化,中青年道士担任了道教协会和宫观管理委员会的部分领导职务。傅圆天还率先突破历史上道士闭囿于宫观内部的遁世状态,大胆解放思想,走向社会,兴办实业,开拓进取。1982年,他用道家秘方开发山区猕猴桃资源,筹办道家乳酒厂。1983年,"洞天乳酒"试制成功,荣获"四川省重大科技成果奖"。1985年,他又创办了青龙岗茶厂,生产"青城贡茶"和"青城苦丁茶";其后又开发了"道家矿泉水"等新的生产项目,为青城山道教的"自养"事业创出了新路,也为当地经济建设和旅游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它显示了道教自身的巨大活力,令世人刮目相看。

1984年4月,政府将青城山常道观、上清宫等七处宫观归还给道教协会管理,作为四川省首批对外开放的道教宫观。傅圆天会长赓即主持制定了《青城山道教宫观管理试行办法》,成立了"青城山道教宫观管理委员会"。稍后,又补充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分庙核算,责任到人的管理办法》,为新时期道众民主管理宫观率先垂范,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他要求道众在兴办企业时始终体现高尚的教义和有道之士的良好风范,坚决抵制"金钱至上"、享乐主义"、"弄虚作假"等不良陋习;同时希望各级政府妥善考虑全真道士"以庙为家"的特点,为他们创造必要的生活条件。后来,他经过深思熟虑,写成了《社会主义条件下宗教要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一文,被"中国改革丛书"收入《当代中国领导干部文集》。他在文中说:"我们要解放思想,有开拓精神,有经济观念。我们的教祖汉天师张道陵就曾开凿盐井,解决当时的民生问题。历代高道大德的智慧,对中国文化和世界文化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今天我们要学习前人的智慧,发扬道教'清修与劳作并重'的优良传统,用修道为善的思想,组织道众,在政府宗教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充分发挥道教名山胜景的地理优势,搞好国内外的联谊活动,管好宫观,发展经济,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同时抓住时机,培养跨世纪的道教人才,责任重大。""当今市场经济蓬勃发展,人们的社会经济观念,好与坏、善与恶的道德观念,在各人的心目中标准各异。我们道教界就是要提倡大道,根本宗旨在于济世度人,我们要用道的标准来服务国家,服务社会。"

傅圆天大师待人诚恳,尊重人才,在担任青城山道教协会会长期间,勤俭节约,多方筹集资金,带领道众维修、扩建宫观殿堂,构筑山路桥亭,植树造林,保护自然环境,使青城山成为享誉海内外的道教圣地和旅游胜地。

1984年3月,在成都市道教协会第二届代表会议上,傅圆天当选为会长。

1986年,在中国道教协会第四届代表会议上,傅圆天被选为副会长。

1988年7月,傅圆天创办了"青城山道教学校"。

傅圆天恪守全真清规和清初高道王常月(?--1680),所传之"三坛大戒"(即"初真戒"、"中极戒"、"天仙大戒")。重振戒纲是王常月为中兴道教龙门派而采取的关键措施。"初真戒"的第一条便是"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当尽节君亲,推诚万物。"1989年11月12日至12月2日,全真道龙门派在北京白云观祖庭举行隆重的传戒大典。作为此次活动的主持者之一,傅圆天被授予大师称号,并在法会上作了《传戒之目的和我们受戒后的努力方向》的演讲。他说:"从古至今,没有不爱国,不爱父母,不敬师长,不讲社会道德的神仙。……得戒弟子,回到各地宫观后,每做一件事,都要用太上之律条来很好地衡量,要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自觉负责,多做有益于社会民众的好事。"同年,傅圆天大师被选为中国道教学院副院长、道教文化研究所名誉所长。

1992年3月,在中国道教协会第五届代表会议上,傅圆天大师当选为会长,并兼任中国道教学院院长。同时,他还担任全国政协常委。

1993年3月,在四川省道教协会第二届代表会议上,傅圆天大师当选为会长。6月,"中华道学文化研究中心"在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成立,他被选为理事长。9月,北京白云观、香港青松观、台北指南宫联合在白云观举办祈祷世界和平、护国佑民的"罗天大醮"法会,傅圆天大师被推举为主席,率领青城山道教经团参加了这一历史性的盛会。法会期间(9月18日),他和另两位主持人一起,在人民大会堂向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损献"青少年发展基金"100万元,用于"希望工程",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

傅圆天大师是一位不尚空谈,勤勤恳恳的实干家。他在担任领导职务期间,深深体会到"道由人弘"、"培养跨世纪的道教人才乃当务之急"的道理,大办道教院校,弘扬道教文化。并刻苦钻研教理,经常在海内外讲经说法。他不顾年老多病,不时深入全国各名山宫观调查研究,鞠躬尽瘁地做好本职工作。1991年初春,他为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简明道教辞典》题词:"开展道教文化研究、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以贡献于今天的人类。"可谓语重心长!1992年和1996年,他两次应邀前往香港访问参观。1997年,为庆祝香港回归,他又发表了《大道兴行歌盛世》的纪念文章。从1994年到1996年,他先后三次与台湾道教界人士联合举办"两岸道教科范交流会"。他坚持按照自主自办教会和"相互尊重,互不干涉,互不隶属"的原则,发展内地道教界与台、港、澳道教界的友好交流。并曾以中国道教协会会长的名义,发表了《为促进祖国和平统一贡献力量》的文章,呼吁"两岸道教徒要以太上立教的宗旨为追求,本着维护民族传统精神,弘扬道教,继承和发扬祖国传统文化,为促进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贡献力量。"

从1981年至1997年的十六年内,傅圆天大师先后接待了瑞典国王和王后以及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瑞士等十多个国家的外宾,向他们介绍中国道教的精深教义和丰富的文化内涵。他曾说:"道教在国际上的友好交流活动日益增多,表明了当今世界人们对它的重视。我们道教保存有丰富的经籍和文献,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惜现在国内有学识的道教知识分子太少了,老一辈道长已经年迈,年轻一代尚在成长中,培养道教人才是当务之急。"1995年3月15日,在中国道教学院第三期专修班(坤道班)开学典礼上,傅圆天院长又语重心长地说:"当前我们道教界面临着加强自身建设,培养人才,以适应社会发展,办好道教事业的艰巨任务。"

1995年11月1日至21日,中国道教协会在青城山常道观举行全真派第二次传戒法会。傅圆天会长被推举为"全真律坛嗣天仙正宗第二十三代傅宗天大律师",率领八大师讲经论法。他主讲《道德经》、教理教义和修持。在讲到"道教修持"时,他重申要"先学会做人,然后才能学做神仙","人道未修,仙道远矣","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为道要饱含爱心,慈悯万物,与人为善,于国于教都有大益。正直刚强,也是修道之士必须具备的品质。历代高功大德、前辈祖师刚正不阿,正气直令鬼神钦。大家既来律坛受戒,就当戒除自身散漫不拘的自私心性,遵守国家法纪和祖师戒律,身体力行,立功立德,为社会服务,为祖师道场服务。以人道为基,以仙道修命,坚持道教的正道宗旨,劝人向善,克制私欲,排除妄念。只有使思想纯净,心胸坦荡,才能修真养性,益寿延年,这才是道教学说的精义要旨。"他不仅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始终自奉俭朴,严以律己,艰苦奋斗。

1996年6月29日,傅圆天大师在"两岸道教科范交流学术会"上,发表了《略论我国道教》的论文。10月,又应香港飞雁洞佛道社之邀,在蓬瀛仙馆作了《道教与中华民族同根同源》、《道的涵义》等学术讲演。

1997年4月12日,为祝贺中国道教协会成立四十周年,香港《文汇报》记者专程前往青城山采访傅圆天会长(后根据这次谈话内容整理成《继往开来的中国道教》一文发表)。傅圆天大师还是世界宗教和平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政协常委、都江堰市政协副主席。他愈到晚年,愈精勤研究教理教义,大力弘扬道教文化,学而不倦,老而弥笃,令人敬佩!1997年6月,笔者去医院拜望他时,见大师虽面带病容,仍强支病躯,倚床写着自己对教理的体会。他对《道德经》有许多生动朴素的见解,深谙教义真谛。

1997年6月23日至25日,四川省道教协会第三届代表会议在成都青羊宫举行,傅圆天大师在这次会议上继续当选为会长。然而,会议闭幕后仅仅八天,就传来了大师因患严重肝硬化等综合症,经医治无效,于7月3日13时45分在青城山飞仙观羽化的噩耗。综观傅圆天大师七十三年的人生历程,1979年至1997年这十八年是他一生最辉煌的时期。可惜天不假年,当其事业达到巅峰阶段的时候,竟溘然长逝,令人凄怆!挥泪成文,用志哀思。


回到页首

 
     
 
 本期内容

  2006年第2期封面
2006年第2期
 
 
 选择前期杂志

     请选择你所需要的期数:
    
    列出所有期数

     

Copyright © 2006 China Taois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