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论坛    
加入我的最爱

老子诞生地考(节选)
 
冯千山
 
老子是道家学派创始人,也是道教祖神太上老君。在中国先哲中地位与孔子相伯仲,传统文化中,其学说有其独特风格,对于中国学术,有着广泛的影响,对于世界也是大哲学家,其思想成为人类文化智慧的宝库。近些年来,海内外学者,又有新的课题出现,那就是老子籍贯究属何地?引起不同的争论,也是学术界正常现象。只要“言之成理,持之有故”,都是无可厚非的。本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态度,由文献来证明事实,故从以下各节逐步叙述。

苦县沿革

本以“老子祠”为主,至于微子封于宋,胡公满封于陈,以及秦以前之“相”,概不叙述。以《史记》苦县濑乡曲仁里,《后汉书》中“老子祠”为准则。

司马迁云:“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正义》……《括地志》苦县在亳州、谷阳县界,有老子宅及庙,庙中有九井尚存,在今亳州真源县。”)(1)《史记》中,老子籍贯无可怀疑,由后来文献,说明了史实。张守节引《括地志》,《括地志》是唐太宗之子濮王太,为魏王时,与司马苏勖等人所撰,为五百五十篇,惜其书已佚,清孙星衍有辑本。

苦县秦时为砀郡所领之县。汉时为淮阳国,领县九,曰:陈、苦(莽曰:赖陵,师古曰:《晋太康地记》,城东有濑乡祠,老子所生地)(2)、阳夏、宁平、扶沟、固始、圉、新平、柘。每县皆有注释,非关苦县则不录。王莽时天下郡县,有所更改。颜籀、字师古,乃颜之推之孙,注班固《汉书》,其人博学多识,为唐初儒学宗师,新旧《唐书》皆有传。《晋太康地记》,清代王谟、毕沅、黄奭等人有辑本。

后汉为陈国领县九,曰:陈、阳夏、宁平、苦(春秋时曰“相”,有濑乡。伏滔《北征记》曰:有老子庙,庙中有九井,水相通。《古史考》曰:有曲仁里,老子里也。《地道记》曰:城南三十里有平城)、柘、新平、扶乐、武平(《左传》成十六年,诸侯侵陈鸣鹿。杜预曰:县西有鹿邑)(3)、长平。晋伏滔,字玄度,平昌安丘人,桓温帐下任参军之职,从桓温伐袁真至寿阳,后又从征西将军桓豁,仍任参军,后领华容令,太元中拜著作郎,专掌国史,《晋书》文苑有传。太元(376-396),晋孝武帝司马曜第二纪年。武平,汉建安元年(196)时,曹操初封武平侯,其食邑之地,即后来之鹿邑县。虽然不知其书确切年代,唐章怀太子李贤注《后汉书》时,引《古史考》之书。

《三国志》未有地理志,但是魏明帝曹睿于景初二年(238),夏四月壬寅日,有“分沛国萧、相、竹邑、符离、蕲、銍、龙亢、山桑、洨、虹十县为汝南郡。宋县、陈郡、苦县皆属谯郡。(4)景初乃明帝第三纪年。

晋时梁国统县十二,曰:睢阳、蒙、虞、下邑、宁陵、谷熟、陈、项、长平、阳夏、武平、“苦(东有濑乡祠,老子所生地)。”(5)此与毕沅辑《晋太康三年地记》同,有“苦属梁国,城东有濑乡祠,老子所生地。”(6)而此为太康三年(282),太康乃晋武帝司马炎第三纪年。

北魏陈留郡领县五,曰:小黄、浚仪、“谷阳(有苦城、阳都陂、老子庙、栾城)、东燕、武平(正始中有武平城、濑乡城,天平二年(535)置镇,武定七年(549)罢。)”(7)按濑乡城应在谷阳,不知何故又在武平?正始是曹芳第一纪年,史称之为少帝,或齐王。天平乃是东魏孝静帝元善第一纪年,武定是第四纪年,在武定八年(550)五月,禅位于北齐文宣帝高洋。

《宋书》州郡志,陈郡太守领县四,曰:项城、西华、父阳(今本苦县,前汉属陈。《晋太康地志》属梁,成帝咸康三年(373)更名)(8)、长平。内中“前汉属陈”应是后汉属陈。晋王隐《晋地道记》云:“苦县东有濑乡祠,老子所生地。毕沅案苦咸康三年(337),改为谷阳。”(9)而《宋书》作“父阳”,咸康是成帝司马衍第二纪年。王隐,字处叔,陈郡人,大兴初与郭璞俱为著作郎,后随征西将军庾亮于武昌,庾亮给以纸笔其书乃成。《晋书》王隐有传,大兴是晋元帝司马睿第二纪年(318-321)。

隋代谯郡领县六,曰:谯、酇、城父、“谷阳(后齐省,开皇六年(586)复”)、山桑、“临涣(后魏置临涣郡,又别置丹城县,东魏析置白桦县,后齐郡废,开皇元年(581)丹城省,大业初白华又省,并入焉,有稽山,龙冈”)。后来天静宫建于临涣县,故录临涣沿革以备参考。淮阳郡统县十,曰:宛丘、西华、溵水、扶乐、太康、“鹿邑(旧曰武平,开皇十八年(598)改名焉”(10))、项城、南顿、郸、鮦阳。鹿邑县,命名由此始。

唐代亳州领县八,曰:谯、酇、城父、鹿邑、“真源(汉苦县,隋为谷阳,乾封元年(666)改为真源,载初元年(689)改为仙源,神龙元年(705)复为真源,有老子祠”)、临涣、永城、“蒙城(隋山桑县属谯州,州废隶亳州,天宝元年(742)改为蒙城县”)(11)。则天后永昌元年十一月,改为载初元年,次年改国号曰周。神龙是中宗第一纪年,天宝是玄宗第三纪年。蒙在地理中有三处,研究庄子籍贯,所必须知晓,故录以备考。

《新唐书》亳州领县七,大和元年(827),临涣隶属于宿州,其余各县仍属于亳州所辖。“鹿邑(上、大业十三年(617),县民田黑社盗据号涡州,武德三年(620)来降,复为县)、真源(望,本谷阳,乾封元年更名,载初元年曰仙源,神龙元年复曰真源,有老子祠。天宝二年(743),曰:太清宫,又有洞霄宫,先天太后祠也”(12))、永城、蒙城、谯、酇、城父以上诸县。

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亳州领县与《旧唐书》完全相同,而此书有四至八到,给后来地方志乘,开辟新的内容。亳州“真源县,望、东至州五十九里,本楚之苦县,春秋属陈,后为楚所并,汉为淮阳国,后汉属陈国,晋属梁国。成帝更名谷阳,高齐省入武平县,隋开皇六年(586),复置谷阳县,理苦城。乾封元年高宗幸濑乡,以玄元皇帝生于此县,遂改为真源县。……玄元皇帝祠,县东十四里,祠院中有九井,隋季井皆竭,自武德以来,清泉沁涌。或云:汲一井,而八井水皆动。李母祠,在县东十四里,乾封元年(666),册号先天太后,今谓之洞霄宫。”(13)而鹿邑县,东至州一百一十七里。李吉甫,字弘宪,赵郡人。旧新《唐书》皆有传。

杜佑《通典》与《旧唐书》领县同,真源县云:“古之苦县,老子生于此。”(14)杜佑,字君卿,京兆万年人,长安太清宫使,旧新《唐书》皆有传。

宋朝亳州领县七,曰:谯、城父、酇、永城、“卫真(望、唐真源县,大中祥符七年(1014)改”、鹿邑、蒙城。宿州领县四,有符离、蕲、“临涣(紧、大中祥符七年,割隶亳州,天禧七年来隶”)(15)、灵壁。无天禧七年,天禧六年改为乾兴元年(1022)。明年仁宗即位,为天圣元年(1023)。

乐史《太平寰宇记》,亳州领县与《宋史─地理志》相同。鹿邑县,西一百一十七里。“真源县,西南九十五里,内十八乡,今八乡即楚之苦县地。《史记》谓老子苦县人也,汉为县属淮阳国,晋咸康三年(337),更名谷阳,盖谷水之阳,因以为名,隋初改为仙源,以老子所生地为名。唐麟德三年(666),高宗幸赖乡,改谷阳为真源,以隶亳焉。”(16)内之“九十五里”应为五十九里,麟德三年改为乾封元年,因为高宗冬季去泰山封禅之故,至于隋初为“仙源”记载则不详。乐史,字子正,宜黄县人,《宋史》有传。

王存《元丰九域志》,亳州领县与《宋史》一致。“望、卫真,州西六十里,六乡,谷阳一镇,有洵水、沙水。紧、鹿邑,州西一百十二里,六乡,郸城一镇,有涡水、明水。”(17)此书奉敕所撰,除知外任官员必备,如同手册。王存,字正仲,润州丹阳人。提举嵩山崇福宫,元佑二年(1087)提举中太一宫,《宋史》有传。

金朝亳州领县六、镇五,曰:谯、“鹿邑(有涡水、明水、镇一、郸城)、卫真(有洵水、沙水、镇一、谷阳)”、城父、酇、永城。其余各县之注,则不录。

元代亳州初领县六(18),曰:“谯、酇、鹿邑、城父、卫真、谷熟。后以民户少,并城父入谯,卫真入鹿邑,谷熟入睢阳,酇入永城,其睢阳、永城去隶归德,后复置城父。领县三:谯县(下),鹿邑(下。此邑数有水患,历代民不宁居),城父(下)。”(19)从此之后卫真县消失,由战国之楚至元代,苦县虽经历代,县名有所更动,而县治依然屹立如故,而元代鹿邑县竟取而代之,地理沧海桑田,苦县也是如此。

明洪武初年,开封府领有归德州,在嘉靖二十四年(1545)六月,升州为府,领州一、县八曰:商丘、宁陵、“鹿邑(府南。元属亳州。洪武中改属。南有颖水,又蔡河自西流入,谓之蔡河口,即沈丘县之沙河也,又北有涡水,东流入南直亳州境)”(20)、夏邑、永城、虞城。睢州领县二,考城、柘城。由明代濑乡划入河南所辖之地,先开封府,後设归德府。

景泰《寰宇通志》,开封府领州六,县三十六,府有归德州领县五,曰:宁陵、“鹿邑(在州东百二十里,汉为郸县地,东汉置武平县,隋始改鹿邑,唐、宋至国朝皆因之”)(21)、夏邑、永城、虞城。天顺间《大明一统志》与《寰宇通志》完全一致。陈循,字德遵,江西太和县人,永乐十三年(1415)状元。任《寰宇通志》总裁,《明史》中有传。

清代归德府领州一、县八,曰:商丘、宁陵、“鹿邑(繁,疲,难。府南百二十里。故城,县西,古鸣鹿,……谷阳一镇,县驿一)”(22)、夏邑、永城、虞城、睢州、考城、柘城。由明代始划归河南境域之内,而脱离于亳州。

以上所引史乘地理志与舆地等文献,主要证明苦县与鹿邑历代沿革,并摘录县中之注,其余则仅列县名,作为补充。语云:“前事不忘,后世之师。”一得之愚,略抒所见而已。

祠宫兴废

老子祠兴建于何时? 而史乘无有记载确切年月,有之是汉桓帝刘志,祭祀之前会有建筑存在,则无可怀疑。暂只能认为老子祠兴建,以桓帝为始,在延熹“八年(165)春正月,遣中常侍左悺之苦县祠老子”。又在同年十一月,“使中常侍管霸之苦县祠老子”。范晔论曰:“前史称桓帝好音乐,善琴笙,饰芳林而考濯龙之宫,设华盖以祠浮图,老子。”(23)在《后汉书》祭祀志记载,“桓帝即位十八年(164),好神仙事,延熹八年初,使中常侍之陈国苦县祠老子。九年(166)亲祠老子于濯龙,文罽为坛,饰淳金银器,设华盖之坐,用郊天乐也。”(24)文中之浮图即佛也,老子祠有陈相边韶撰《老子铭碑》碑的时间为延熹八年七月。左悺,平阴人,诛大将军梁冀有功,封上蔡侯,后横行天下,与其兄聚敛为奸自杀。管霸,在《后汉书》多次出现,在永康元年(167)冬月,桓帝有疾,遂以田圣九人,封为贵人,桓帝逝世,梓宫尚在,窦皇后“遂杀田圣,又欲尽诛诸贵人,中常侍管霸、苏康苦谏为止。”(25)管霸对于诸贵人,总算作点好事,不可磨灭也。但是管霸与苏康,嫉恶当时社会名流,怨声载道,实在不可宽恕,但是其人下场,比左悺好得多,而得其善终。

桓帝是章帝之曾孙,祖父开,封河间孝王,其父翼,封为蠡吾侯,其母匽氏。志袭父爵,本初元年(146),质帝刘缵,被梁冀鸩弑。梁太后与兄冀,迎刘志入南宫,十五岁即皇帝位,但是由梁太后摄政,而其兄梁冀大权独揽,骄横益甚。和平元年(150),梁太后逝世后,桓帝与中常侍单超、徐璜、具瑗、左悺、唐衡(后此五人皆封侯)及亲信尹勋等密谋,遂诛大将军梁冀与妻皆自杀,及宗亲数十人被戮。而此宦竖以控朝政,专横跋扈,宦官之祸由此而起,流毒后世不止。《后汉书─桓帝》有纪。

崔玄山撰《濑乡记》云:“老子祠,在濑乡,曲仁里,谯城西出五十里。老子平生时,教化学仙故处也。汉桓帝修建屋宇,为老子庙,庙北二里,李夫人祠,是老子旧生宅也。”又云:“老子庙,有皇天楼、九柱楼、静念楼皆画仙人云气。”(26)文中“李夫人”乃老子母先天太后也,即后来之洞霄宫所供奉之神。郦道元《水经注》云:有碑“是永兴元年(153),谯令长沙王阜所立。”(27)崔玄山所见老子祠建筑,未必是桓帝时故物,可能北魏孝武帝维修之祠,永兴是桓帝第四纪年。崔玄山其人确切年代则不详,宋代目录家尤袤作《魏濑乡记》,此魏是拓跋氏魏,因为崔玄山涉及元修其人。

《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中,有魏文帝曹丕黄初三年(222),《敕豫州禁吏民往老子亭祷祝》云:“告豫州刺史,老聃贤人,未宜先孔子,不知鲁郡为孔子立庙成未? 汉桓帝不师圣法,正以嬖臣而事老子,欲以求福,良足笑也。此祠之兴由桓帝、武皇帝以老子贤人,不毁其屋。朕亦以此亭当路,行来者辄往瞻视,而楼屋倾颓,傥能压人,故令修整。昨过视之,殊未整顿,恐小人,谓此为神,妄往祷祝,违犯常禁,宜宣告吏民,咸使知闻。”(28)此文严可均,采用佛教文献。实际此敕文,原刻石阙上,题为《魏下豫州刺史修老子庙诏》,见金石。文中为孔子立庙,《三国志》作黄初二年(221),赵明诚《金石录》,《魏孔子庙碑》为黄初元年(220),其他金石著录同赵明诚,老子祠的修葺,第一次文献记载,尤其弥足珍贵。

《太上老君年谱要略》记载,“武帝太昌元年(532)壬子,遣散骑常侍饶杰、侍御史邯郸亮,重修亳州老君庙”(29),见《濑乡记》。武帝拓跋元修,字孝则,广平武穆王第三子,太昌孝武帝第一纪年,被宇文泰所害,时年二十五,《魏书》有传。

隋文帝杨坚重建老子庙,薛道衡撰《老氏碑》云:“永言仁里,尚想玄极,寿宫灵座,麋鹿徒倚,华盖罽坛,风霜凋弊。乃诏上开府仪同三司,亳州刺史,武陵公元胄,考其故迹,营建祠堂。……濑乡旧里,涡川遗迹,古往今来,时移世易,灵庙凋毁,祠坛虚寂,九井生桐,双碑碎石。……永言柱下,犹惭太上,乃建清祠,式图灵状,原隰爽垲,亭皋弥望,梅梁桂栋,曲槛丛楹,烟霞舒卷,风雾凄清,仙官就位,羽客来庭”(30)。此碑立于开皇二年(582),由碑文而知老子庙,已成为一片废墟,重建之后又是画栋雕梁,屹立于原处,重塑仙官之像,而羽士又云集濑乡矣。

杨元胄,洛阳人,隋朝开国功臣,重建老子庙时,任亳州刺史,晚年被炀帝杨广所诛。薛道衡,字玄卿,山西汾阴人。北齐为散骑常侍拜中书侍郎。北齐亡仕周,拜邛州刺史。入隋除内史舍人、内史侍郎、司隶大夫等职。仕隋而文才益显,炀帝杨广深嫉其诗才而诛戮。《隋书》中未有传。

隋文帝杨坚幼时,为一比丘尼扶养成人,又笃信谶纬之学,即帝位后兴建佛寺,道宫不逊前朝。故有诏“敢有毁坏,偷盗佛及天尊像,岳、镇、海、渎神形者,以不道论,沙门坏佛像,道士坏天尊者,以恶逆论。”(31)在这种形势下,濑乡重光乃是必然,虽然建庙为登基之年,说明文帝笃信佛道二教。惜其晚年不得善终,有其子杨广,则不如无有。

太宗李世民即位后,则有“贞观元年(627)丁亥七月丙午,敕修亳州老君庙,给户二十,以供洒扫,出《通志》。”(32)太宗维修濑乡老子庙,而其父高祖李渊,兴建浮山县之羊角山老子祠,父子二人一兴建、一缮修,所取各异,尊崇始祖老子则同。

唐高宗“乾封元年(666)二月己未,次亳州幸老君庙。追号曰:太上玄元皇帝,创造祠堂,其庙置令、丞各一员。改谷阳县为真源县,县内宗姓,特给复一年。”(33)老君庙置官员守护以此始,“创建祠堂”是增加新的建筑,其规模必有可观,朝谒之前必定修葺,是无疑的。

文宗大和中,有《修亳州太清宫诏》云:“圣人立极,教本奉先王者。……如闻亳州太清宫,频经水潦,颇似摧毁,永惟圣诞之地,敢忘崇本之诚。宜令宣武军节度使、李程兼充亳州太清宫使,乃委渐加修葺,以是致敬,称朕意焉。”(34)亳州太清宫置宫使,在文献上是第一次记载,在《唐大诏令》书中,也有此诏文,时间大和七年(833)癸丑八月,除个别文字稍有出入,则大体上基本一致。此次修葺,是太清宫被水潦所毁之故。

宋太宗时重修亳州太清宫,在“淳化二年(991)辛卯,遣内侍李守伦、李廷训、罗怀中等,下两浙军、州选良才,重新修建亳州太清宫。”……又在“四年(993)遣中使部丁匠修太清宫,到至道元年(995)十月毕役。自后命使臣二员监宫,及洞霄宫。洞霄宫奉先天太后,后汉永兴元年(153)置庙,唐改为宫。”(35)宋代设立监宫官员,以太宗始。《太上老君年谱要略》亦记载此事,淳化是太宗第四纪年,至道是第五纪年,而此工期近五年竣工,木材来自浙江,可以说在太清宫缮修上,是一次大规模的工程兴建。

真宗时重修太清宫和重修洞霄宫,为“咸平五年(1002)壬寅,遣内侍陈廷庆,重修太清宫及洞霄宫,各给兵士洒扫。景德二年(1005)丁巳,禁两宫四面樵采。”(36)咸平是真宗第一纪年,景德是第二纪年。

杨亿撰《重修亳州洞霄宫碑铭》云:“遣近臣按行故墟,周视层构,度费制用,庇徒僝工,之子于恒,百堵皆作,灵台经始,不日而成,云锸募农隙之民,风斤得艺成之匠,朱扉洞牙于百陌,绀殿崛起于中天,榱桷交持,见阴虬之腾倚,觚棱四注,状名翬之翰飞。……秋八月,新宫成。主者上言,愿志能事,大君有命,允属下臣。”(37)此碑在文集中,惜未有纪年,大体为咸平年间,则近事实。杨亿,字大年,建州浦城人,《宋史》有传。

大中祥符间,太清宫建太清楼,此楼可能为贮存《道藏》的建筑。例如汴京内苑有太清楼,是皇家收藏典籍之处。太宗朝命徐铉为首,对于道藏文献,进行一次整理和缮写,分送有名道教宫观收藏。真宗不落后于其父,又一次大规模整理,命宰辅王钦若,后以张君房重纂,太清楼之兴建,可能与此有关。

哲宗绍圣五年(1089)戊寅岁,“亳州刺史喻陟奏:太清宫,屡降瑞应,遂遣内侍苏珪,就宫建普天大醮,三千六百分。仍诏本路转运司,凡宫宇弊坏者,随即缮完。”(38)绍圣五年六月,改为元符元年。此次工期延续至徽宗崇宁元年(1102),又历时近五年完竣,命翰林学士张商英撰碑文,而徽宗御笔篆额,这是宋代最后一次缮修。从汉桓帝老子祠,至宋徽宗太清宫止,皆是由国家拔款,从此之后,都靠募化了。张商英,字天觉,蜀州新津人,中太一宫使,春秋七十有九,《宋史》有传。

北宋末靖康之变,太清宫已成为一片废墟,正如《续修太清宫碑记》所言:“靖康之乱,大军已过,而鼠盗窃发,其荒宫层楼杰阁,门阀廊庑,苍宫翠琰,玉像神仪,灵纵圣迹,为狂贼纵火一爇而尽。惟败壁颓垣,空庭断砌,蓬蒿蔚长,狐兔潜游,其荒凉如此。……大定甲辰(1184)岁,今知宫郭居明,又率道众三十余人,请本邑西南宁平乡,崇贤里□安村,敬请致仕李显武,为助缘功德主,重修宫焉。……丁未(1187)岁,复建洞霄宫,先天太后大殿。……自亳之外,助缘者归德、陈、蔡、曹、单、宿、泗、颖、寿、睢州、太康等处。……至今前后住持之人,次述显武戮力化缘,铢积寸累,经营之功,终载远近,施主善舍之意,然以两宫之费,总而计之,不啻数千万。”(39)碑立于金明昌二年(1191)十月十五日。此次重建金世宗大定二十四年(1184),二十七年(1187)又兴建洞霄宫,善男信女解囊而助,废墟上重建新宫,特别是八十高龄的李显武,能聚众财,使用度不匮,使工程顺利进行,重现昔日太清宫、洞霄宫之貌,不愧李氏后代子孙。由碑文中而知晓,李显武,历职唐州司判官、忠显校尉、武骑尉,致仕家居。也有太清宫羽士的努力,以及数县与州相助功德主,完成二宫,功德无量。

金元移社稷之时,太清宫又遭兵燹厄运,同时河、涡合流洗刷,金代经营之建筑,又荡然无存,又得新人应运,而兴建玄元祖庭。元《重修亳州太清宫太极殿碑》记载:“今上皇帝之在藩邸也,雅知尊崇玄教,将修太清。岁己未(1259),尝有旨禁民樵采,及使臣行军,无听留宿,以妨兴建。即位之二年,特降玺书,一如前旨。四年(1263),遣真常真人萧居寿、近侍合剌思,命学士院撰祝文,备礼以祭。越五年,太极殿成,……太清所以重建也。太清顷罹兵烬,复值河、涡合流,向之仙宫,漂荡无余,但数千年九龙井仅得存耳。长春仙蜕,传法真常,时则有今安肃公张柔戍兵亳社,命官持疏,俾事修建。真常先委隐真大师提点石志玉、通微大师知宫李志秘为之经始,公亦委曲用心,极力护持,其参佐卒伍,亦皆乐赴,仍给据并宫施地周四十里。无何厥功肇启,而真常示寂。逮吾诚明之嗣教也,承海都太子之命,敦请崇道真人张志素,栖云真人王志谨同办其事。栖云未几物故,其门人辈尤为致力,崇道则朝夕以之,始终匪懈,增筑故基丈余,间架九楹,视旧制殊为壮丽,像太上于其中,东华、文始列于左右,洞灵、通玄、冲虚、南华次之,仙貌俨然,见者加敬。”(40)文中“今上皇帝”乃世祖忽必烈也,“特降玺书”是中统元年(1260)指《太清宫令旨碑》,又作《太清宫执照碑》也。

张柔,字德之,易州人也,宪宗即位,以军民万户移镇亳州,而太清宫乃统辖之域,宪宗蒙哥七年(1257)八月,调离亳州,攻打鄂州阳逻堡之战,《元史》有传。

张柔“命官持疏”上奏,乃是宪宗朝,全真嗣教为真人李志常,真人仙蜕于六月二十日。嗣其位者为张至敬。真常真人在位时,委任石志玉、李志秘二人负责兴建之事,有元《海都太子令旨碑》,时为丁巳年(1257)□月初十日。张志敬嗣教,又委托十八宗师之一的张志素,以及郝太古弟子王志谨来濑乡,建太清宫主要负责人,因为二真人,在教中德高望重之人,最为适宜。另一《太清宫令旨碑》,又名《太清宫执照碑》,时为中统元年,此次重建太清宫约在至元四年(1267)竣工,最迟在崇道真人张至素仙逝之年(1268)。

王恽撰《亳州太清宫上梁文》云:“至道无名,混太初之一气,真人者出廓,众妙之门,载歆道德之言,实翊邦家之化。太上混元上德皇帝,潜辉柱史,肇迹濑阳。千□丁令□□神游,三尺儿童,知尊圣祖,故历代备褒之礼,而皇家极楼观之雄,虽九□□,伏于渊泉,而紫气旧缠于天宇,嗣兴其教,今见其人,演化宗师真人,德绍蟠□,教流白习,远乘鹤驭,来住琳宫,爰即遗基,重兴丕构。用笃皇家之佑,先开紫极之大,乃都成规,有光往制,烟云晻霭,车回隐玉之銮,仙圣超腾,日仰犹龙之表,恭依善颂,周驾虹梁。”(41)此文无年月,文中“演化真人”,乃指张志素。王恽,字仲谋,卫州汲县人,《元史》有传。白习乃我国古代民族,居潢水(今西拉木伦河)以北。

孟祺撰《应缘扶教崇道张尊师道行碑》云:“时谯郡玄元祖庭,久废于兵,佥以兴复为难,诚明真人念独师可办,尺书加币,改白习之辕而南之。”(42)文中诚明真人即张志敬,其时嗣教,张志素,乃长春真人弟子,河南睢阳人。张尊师道行碑,《鹿邑县志》亦有收录。元代兴建太清宫,为“间架九楹”,与现存东岳泰山岳庙、曲阜孔庙大成殿,同等“间架”建筑,而今存清代建筑之太清宫小得可怜,难与天贶、大成二殿争雄了。

元代多年营建的太清宫、洞霄宫,在元顺帝十五年(1355)二月被拆毁。“己未,刘福通等自砀山夹河迎韩林儿至,立为皇帝,又号小明王,建都亳州,国号宋,改元龙凤。以其母杨氏为皇太后,杜遵道、盛文郁为丞相,罗文素、刘福通为平章,刘六知枢密院事;拆鹿邑县太清宫材建宫阙”(43)。《明史─韩林儿传》,以及明人笔记皆记载此事。当时附近之县民宅,较大木结构建筑,同遭此灾。太清宫真是世代变易,屡兴屡废,后继有人,再重现于濑乡。

明正统间刘昌咏《太清宫》诗:“东望遗宫是太清,断碑仆地乱纵横。坎离有术能颠倒,桑海无田亦变更。龙井九泓泉已竭,鹿城百尺地将平。世情物态曾惊惯,一笑无言老此生。”其二:“乘龙西去不堪招,遗宅荒凉在近郊。地上有碑牛砺角,墙头无树鸦移巢。云开废井丹光出,月映重关紫气交,却有道人传旧法,夜深朝礼奏仙匏。”(44)后一首《亳州志》、《鹿邑县志》,皆已收录,诗中文字微有出入。刘昌的《太清宫》题咏,是被拆毁之后,一片荒凉凄惨情况,仅留给人凭吊而已。

刘昌,字钦谟,江苏吴县人。正统十年(1445)进士,景泰二年(1451)授南京工部主事、员外郎,除河南提学副使,迁广东左参议,致仕还乡,《太清宫》诗,在河南任提学副使所作。正史中无传,《苏州府志》有传。至于清代太清宫状况,概不叙述。

注:

1.《史记》卷63,上海古籍、上海书店。

2.《汉书》卷28,同上。

3.23.24.25.《后汉书》卷30、卷7、卷18、卷10,同上。

4.《三国志》卷3,同上。

5.《晋书》卷14,同上。

6.毕沅集《晋太康三年地记》,丛书集成,商务印书馆。

7.《魏书》卷106,上海古籍、上海书店。

8.《宋书》卷36,同上。

9.王隐、毕沅集《晋书地道记》,丛书集成,商务印书馆。

10.31.《隋书》卷29、卷1,上海古籍、上海书店。

11.33.《旧唐书》卷38、卷5,同上。

12.《新唐书》卷38,同上。

13.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卷7,中华书局。

14.杜佑、王文锦校点《通典》卷177,同上。

15.《宋史》卷88,上海古籍、上海书店。

16.乐史《太平寰宇记》卷12,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

17.王存《元丰九域志》卷5,中华书局。

18。《金史》卷25,上海古籍、上海书店。

19.43.《元史》卷59、卷44,同上。

20.《明史》卷42,同上。

21.陈循《寰宇通志》卷83,玄览堂丛书,商务印书馆。

22.《清史稿》卷62,上海古籍、上海书店。

26.欧阳询《艺文类聚》卷64,上海古籍。

27.郦道元著、陈桥驿点校《水经注》卷23,同上。

28.严可均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三国文卷6,中华书局。

29.32.38.谢守灏《太上老君年谱要略》,道藏,文物、上海书店、天津古籍。

30.40.陈垣《道家金石略》,文物出版社。

34.35.36.谢守灏《混元圣纪》卷9,道藏,文物、上海书店、天津古籍。

37.杨亿《武夷新集》卷8,四库全书,台湾商务印书馆。

38.许?《鹿邑县志》卷11名胜,乾隆十八年刻本。

41.王恽《秋涧先生大全集》卷74,四部丛刊,商务印书馆。

42.胡谧《河南总志》卷17,诗、寺观,成化二十二年刻本。


回到页首

 
     
 
 本期内容

  2006年第2期封面
2006年第2期
 
 
 选择前期杂志

     请选择你所需要的期数:
    
    列出所有期数

     

Copyright © 2006 China Taois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